网贷平台寻上市良机 或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完成之后

“整治风暴”席卷整个金融领域,互联网金融自然不能例外。央行相关负责人此前透露,目前各部门、各地区已基本摸清互联网金融风险的家底,正在稳妥有序地开展清理整顿工作。
在监管升级的同时,网贷平台进入加速洗牌阶段。在此过程中,不少平台积极谋求上市“良机”,以期增强自身实力、领跑同业。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仍处于整改期,监管部门对于P2P平台的IPO一定是相当谨慎。“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P2P网贷平台的上市之路都不会太容易。”P2P平台的上市“良机”或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完成之后。[中国证券报]

委外收紧 大私募淡定小私募冲规模受阻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随着监管趋严,委外业务的缩水已成趋势。对此,绩优大型私募表示受到影响有限,虽然没有新的增量资金,但已有委外资金并未出现撤回;而小私募则比较忧愁,借委外扩大规模的希望落空。

沪上一位私募人士表示,其委外规模有十几个亿,主要做混合策略产品,而目前委外主要赎回的是债券、阿尔法策略的产品,对他们影响不大。深圳一家小型债券私募表示,此前通过券商、FOF等渠道接了不少要求苛刻的委外资金,现在不赚钱,也没有增量的委外资金进来。[证券时报]

上市系P2P平台终因难盈利偃旗息鼓

随着A股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完毕,不少上市系P2P平台的业绩也浮出水面。有的平台在2016年终于实现盈利增长。当然,也有持续亏损,个别平台甚至资不抵债。
得注意的是,前两年盛行的上市公司涉足P2P平台的热潮,到今年已经偃旗息鼓。今年仅有一家上市公司入股网贷平台。网贷之家分析师刘美茹告诉《投资者报》记者,随着网贷行业监管政策的陆续出台,上市公司是持续和P2P平台共进退,还是在压力下分道扬镳,与平台合规程度和发展前景、上市公司发展战略以及资本市场大环境紧密关联。[投资者报]

防风险全线升级 重塑金融业生态

“一行三会”正全面升级“防风险”监管措施。这既是“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逻辑延续,也是金融协调监管加强的重要信号。中国证券报认为,防风险是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前提,也是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能的保障。这些防风险、强监管措施将常态化实施,并深刻影响金融业发展。

防范金融风险已被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从货币政策真正走向稳健中性,到3月中下旬以来多地密集升级楼市调控措施,再到最近一两周银监会、保监会等部委接连出台政策划定风险防控重点范围,防风险的重要性在宏观调控实践中得到彰显。

一方面,这是“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逻辑延续。杠杆过高、资金空转、泡沫累积等问题是风险诱因,去杠杆就是为了挤泡沫、防风险。决策层强调“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充分说明防风险将是连贯的、系统的综合考虑,政策储备也是充足的。另一方面,经济底部震荡企稳、对经济增速容忍度的提升为防风险提供了更好的政策实施环境,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可为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创造良好环境。可以说,多部委联手加强金融监管将常态化。

这将给未来金融生态带来深刻影响。最受关注的是,防风险内在地要求强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强化协调监管。从近期出台的政策措施来看,金融领域防风险主要集中在防范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防范交叉金融业务风险传染,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等。这些是分业监管体制下最易滋生又最难防范的风险。由于分属不同监管部门,同一性质的金融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清,资金流向摸不到,部分业务甚至在金融创新的外衣下行走在灰色地带,隐藏巨大风险隐患。对这些风险的根除有赖于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统一同类金融产品的标准规制、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减少监管真空、弥补监管短板。

从这些意义上说,防风险的全面升级意味着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进一步提速的需求,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当然,这可能给机构转型、市场发展带来短期阵痛,如何有序、适度地推进去杠杆、挤泡沫、防风险是一种实践智慧。

防风险将倒逼金融机构回归主业,推动资金脱虚向实。资金空转更多源于“理性经济人”驱使下机构的趋利避害,偏离资产管理主业,更多地从事融资类、通道类业务,滋生资产出表、加杠杆、利用场外衍生品规避监管等乱象,加剧了资金“脱实向虚”,既吹大了金融市场泡沫,又妨碍了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多部委防风险措施均强调金融机构要注重防范资金运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战略风险、新型业务风险,要求机构规范公司治理、加强信息披露、加强股权管理、规范关联交易等。防风险监管措施的目的之一就是提升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推动资金更多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证券法二审七大焦点:注册制暂不规定 收购资金说明来路

证券法修订草案24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在充分考虑我国证券市场实际情况、认真总结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证券法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聚焦七大市场焦点。

注册制:具体内容暂不规定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安建介绍,2015年12月,根据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目前注册制改革相关准备工作仍在进行,具体改革举措尚未出台。据此,对现行证券法第二章“证券发行”的规定,暂不作修改,待实施注册制改革授权决定的有关措施出台后,根据实施情况,在下次审议时再对相关内容作统筹考虑。

同时,为了做好修订草案与注册制改革授权决定的衔接,体现改革方向和要求,修订草案二审稿增加规定,国务院应当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授权逐步推进股票发行制度改革。

监管:执法权限、处罚力度双升级

针对证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新特点,在认真总结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的经验教训基础上,草案二审稿对相关规定作进一步修改完善:增加证监会应当依法监测并防范、处置证券市场系统性风险的原则规定;进一步发挥证券交易所的一线自律管理职能;对涉嫌违法人员实施边控等措施;加大对证券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完善处罚规则,提高罚款数额。

收购:增持资金应说明“来路”

对于近年资本市场上的举牌收购热潮,草案二审稿强化持股达到百分之五的投资者的信息披露义务,进一步规范上市公司收购。

草案二审稿要求投资者在持股变动公告中应当公告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以及在上市公司中拥有表决权的股份变动的时间及方式;对投资者违规增持的股份,明确在一定期限内不得行使表决权;将在上市公司收购中收购人持有的被收购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在收购行为完成后不得转让的期限,由“六个月”延长为“十八个月”。

信息披露:全面升级为专章规定

草案二审稿将现行证券法“证券交易”一章中的“持续信息披露”一节扩充为专章规定,并予以修改完善:扩大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范围,增加信息披露的内容,明确信息披露的方式;强化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信息披露中的责任;明确信息披露的一般原则要求,强调信息披露应当真实、准确、完整,简明清晰,通俗易懂;应当同时披露、平等披露。

证券交易:增加操纵市场等情形

关于证券交易,草案二审稿作出以下完善:扩大应予严格规范的内幕信息知情人的范围,增加操纵市场的情形;增加禁止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证券交易的规定;进一步强化证券交易实名制的要求,禁止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增加对程序化交易的规范;规范上市公司停牌、复牌行为,防止上市公司滥用停牌、复牌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投资者保护:设专章作规定

投资者是证券市场的重要组成,如何更好地保护投资者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草案二审稿设专章从规范现金分红、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先行赔付制度等方面强化投资者保护。

草案二审稿强调证券公司销售证券、提供服务,应当与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规定征集投票权制度,增加中小股东在上市公司中的话语权;规范现金分红,要求上市公司应当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分配现金股利;规定债券持有人会议和债券受托管理人制度,更好保护债券持有人合法权益。

草案二审稿还规定先行赔付制度。发行人因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相关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可以委托国家设立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就赔偿事宜与投资者达成协议,予以先行赔付。

多层次资本市场:作出原则规定明确三层次

草案二审稿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要求,增加了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原则规定:将证券交易场所划分为证券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新三板)和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区域性股权市场三个层次;考虑到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目前的发展情况,在证券法中对其只作原则性规定,授权国务院制定具体管理办法。